[第二章] 交融融匯—廬陵文化的兼容與開放
來源: 中國吉安網 2015-11-30 15:29 我要評論 井岡山報社融媒體

第二章  交流融匯

——廬陵文化的兼容和開放

作者:李夢星

封閉導致落后,靜止意味著衰亡。世間一切事物的發展與進步,都是通過互相交流、融匯貫通形成的,廬陵文化的繁榮也是如此。隨著大庾嶺山路的開通和梅嶺驛道的拓寬,贛江不僅是一條戰略要道,也是一條文化、經濟交流的通道。富庶的廬陵地區,便大開山門,廣為吸納來自南北的各種思想、觀念,通過改造創新,逐步形成有區域特色的文化。待到贛中的經濟和社會發展到了與北方同等甚至超越的階段的時候,周邊地區的文化之流向贛中的吉泰盆地傾瀉,匯成了一股清澈而甘甜的文化洪流,浩浩蕩蕩地涌入中華民族文化的大海之中。

    一、人遷文興

文化是人類精神活動的產物,是一種社會意識形態,必然隨著人類的活動而發生變化。作為文化主體的人,從不同的地方匯聚在一個區域里,帶來了不同的思想觀念和風俗習慣,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在交流中形成了一種較為穩定的存在形式和表現方式,在一定的環境里延續。廬陵文化也是因人的流入、定居而創建的地域文化。

追溯廬陵的歷史,我們只知道在遠古時期便有人類的活動,可無法知道到底哪個時期有多少人?是怎么生存的?只是據考古學者們推斷這些人與古吳越人有緊密關系。直到西漢,早已設縣建制的廬陵的人口有多少,仍無證據。據《漢書·地理志》記載,豫章郡所屬縣的人口平均2萬人左右,廬陵縣也包括其中,這只不過是個平均數罷了,可能不止這個數。因為秦始皇統一全國后,出于政治和經濟上的需要,組織了征服“百越”的大規模軍事行動,派大軍開往閩越,主要在江西境內集結運動。其中的一支沿贛江而上往嶺南,“一軍守南野之界”,修建軍事要塞。當時,南野屬廬陵范圍。戰爭結束后,除少數將領回北方外,大部分士兵留在贛粵安家成親,廬陵縣的地盤內定有不少落戶定居者。幾年后,秦始皇在中原又征召50萬人謫戍嶺南,主要從贛湘兩地經過。其中有不少是有罪的人和秦軍的俘虜,從中原千里迢迢走向南方,有的還是攜老扶幼,一家幾口相隨,一定有不少流落者和逃亡者,無法回家。為了生存,只有選擇條件較好的地方墾荒種地,與當地人雜居。廬陵的丘陵山間,散居著先秦的子民們。過了200多年后的公元2年,先民們繁育了許多代。因此西漢時廬陵縣應該不止2萬人,不然的話,190余年后的東漢末年,廬陵就不會升格為轄縣的郡。據陶元珍所著的《西漢之際北京漢族南遷考》載,“曾子十五代嫡孫曾據,官都鄉侯,有功加關內侯,生于漢元帝永元元年,恥事新莽,于始建國二年(公元6年),集合全家族二千余人渡江,家廬陵吉陽鄉,卒葬吉水仁壽鄉”。僅曾氏一族就在西漢中期遷入二千余人,可見北民南遷人數之眾,使廬陵人口大增。

東漢末年開始,來自北方和西北的游牧民族多次南侵,造成政治震蕩,中原的經濟生產和文化發展遭到一次又一次的巨大沖擊,使經濟重心和文化重心向南轉移,經東晉、中唐至南宋,這種文化南移的過程方告完成。

第一次北民南遷、文化南移的大波瀾,是西晉的永嘉之亂。晉懷帝被胡人所擄,晉室南遷。當時的中原人士為了避亂,進行了大規模、長距離的遷移,許多人涌向江南。進入江西境內的主要在贛北一帶落腳,一部分人順贛江而上,在吉泰盆地安家落戶。

第二次南移的浪潮是唐代的“安史之亂”和唐末的動亂。“安史之亂”的戰禍幾乎遍及黃河中下游地區,歷時8年之久,對北方造成了極大的危害,各界人士紛紛逃往江南避亂,處于長江中下游交界處的江西是北民們的主要遷移地之一。唐末藩鎮割據又爆發農民起義,許多北方的士族大批南逃。在北方近百年的戰亂期間,相對平安和比較富庶的贛中廬陵成了南下人士比較理想的避難“勝地”。光緒版的《泰和縣志》中載,當唐末戰亂之季,“四方大姓避地者輻輳而至,曾自長沙,張自洛陽,陳、嚴、王、肖、劉、倪等族,皆自金陵而占籍焉,而生齒之繁,逐倍蓰于舊”。我們李氏的族譜上,也明白地記載說,始祖李晟在唐代因戰功封為“西平王”,后裔為“避五季之亂”遷徙江西,其中的一支從袁州遷吉州,又分若干支派。在廬陵“西平李”分布甚廣,不乏百戶、千口大村。唐代李吉甫的《元和郡縣圖志》中記下了唐后期的各州戶口數。開元時(713—741年)吉州34481戶,過了五六十年的元和間(806—820年),達到41025戶,戶數增加了10%。這一流動趨向一直延續到北宋。到200多年后的宋崇寧元年(1102年),吉州戶數達到335710戶,近96萬人口。

第三次人口南移之潮是爆發于1126年的“靖康之難”。金兵擄走了宋朝的皇帝,康王趙構偏安臨安,史稱南宋,開始了100多年的對峙局面。南北雙方時戰時和,不堪忍受戰亂和壓迫的北民離開家園,源源不斷追隨“宋皇”?!督ㄑ滓詠硐的暌洝肪戆耸械溃?ldquo;中原士民,扶攜南渡,不知其幾千萬人”,《宋史》卷二十三中云:“民皆渡河南奔,州縣皆空。”經歷年人口遷入繁延,廬陵一帶的人口達到新的高峰。

據地方志資料記載,永豐縣建于隋唐五代的村莊65個,建于宋代的213個。永新縣僅唐、五代時期遷入的有龍、賀、張、左、尹、段、李、胡等21個姓氏,可查的建于唐末的村莊17個。安??h現有100戶以上的村莊25個,其中唐代建村的有7個,宋代建村的有10個,唐宋兩代建村的占了一半多。吉安市郊的樟山鄉,現有自然村86個,建于宋和元初的村就有25個。元代以前建的村,明、清兩代輻射發展,漫延開去,已不知有多少村民的祖先是北人。

三次大規模的北民南遷使廬陵人口大增,經代代發展成為土著居民。明代中葉后,官府賦役繁重,官紳瘋狂兼并土地,農民大量破產逃亡。明末與清初頻繁的戰事,清廷的武裝鎮壓,導致田園荒蕪,人口流離。“三藩之亂”平息后,清政府考慮要讓人民休養生息一下,不得不招集流民墾荒。在秦漢開始的北民南遷過程中,一部分人過了長江便沿途落戶,一部分人翻越閩、粵大山繼續往嶺南、往東南沿海前進,生活在山嶺之中,稱之為“客家”??赡芤蛴械牡胤酵恋剌^少,或人口太多難以居住,—部分客家人便沿著先祖南下的途徑,逆向返回,由東南往西北方向逐步推進,擇地居住下來。因是“客家”,多在還未開墾的偏遠山區落腳,搭棚而居,待有積蓄再建房,人們稱他們為“棚民”。這些“棚民”在明清兩代數百年間陸續進入廬陵一帶,有的便與當地同化了,有的還稱客家。據乾隆《龍泉縣志》載,遂川“丁口半出流寓”。吉安縣的東固鎮(今屬青原區)大小村莊200余個,明末清初從福建遷建的村莊46個,從廣東遷建的村莊13個,從贛南興國縣境遷建的村莊100多個。在廬陵一帶的山區,散布了大量倒遷入贛的居民。

外地居民除因戰亂災荒遷入廬陵境內外,還有些特殊的原因遷入。一是為官。一些朝廷委任的州、府、縣官御任后,不回原籍,留居繁衍子孫。如永新縣的賀姓,是縣里的大姓之一,其祖先是浙江會稽人,唐朝會昌年間(841—846年),任永新縣令,任期滿便“擇居良坊”,后裔分遷多處。二是貶謫。如三國時吳大將周瑜第二子周胤,因與朝廷不合,被貶到安??h,后在楓田蜜湖村立籍。三是赴義。先祖為陜西咸陽陽陵公的張氏后裔張千載,南宋時在九江道任職。文天祥組織軍民抗元,兵敗被押至燕京,張千載仰慕文天祥,一直追隨到京城,堅持兩年多為獄中的文天祥送飯。文天祥被害,張千載“憤然仗義”,冒著危險收拾文公骸骨,將發、指遺物背負南下,葬于文天祥的家鄉廬陵富田。他以宋遺臣自居而不仕元,在泰和壩上安家,死后與夫人顧氏同葬泰和,其子孫散居廬陵各地。四是軍隊駐防。如明代洪武初,參軍邵照是南京應天府人,因追擊紅巾軍將領,奉命鎮守安福老湖村后山洞,在此安家,為安福嚴田邵氏始祖。此外,還有不少從外地來廬陵做生意的商人、做手藝的匠人定居繁衍。

人口的移遷流入,有力地推動了廬陵文化的繁榮。他們把原籍的風俗習慣、傳統觀念、生產技藝帶入了新的居住地,給當地的文化注入了新的氣息,兩者交融便形成了新的氣象。

首先是促進了教育的發展。為避戰亂遷入廬陵的人流中,有不少是北方的大族世家,到了新的地方,仍千方百計保持昔日的氣勢,試圖有朝一日東山再起,恢復過去名門望族的輝煌。他們知道自己這一代迫于環境無望振興,便把希望寄托在后一代身上。于是,格外重視對兒孫的教育,盼望后代成名成家,光宗耀祖。唐代廬陵創辦的一些書院,多與北方流寓之士有關。在廬陵為官御任后定居者,大多有較高的文化素養,要求后代多讀書,求個功名。這就從客觀上帶動了崇文尊教之風的興起。

第二是促進了良好民風的形成。閱讀縣里的族譜發現,姓氏的遠祖,大多是皇室王侯或歷史上的名相大儒。姓李的與李唐皇室有關,姓劉的牽涉到漢高祖,姓蕭的尊蕭何為祖,族祠稱“相國第”,姓王的說王安石是先祖,姓趙的說是宋趙天子的后裔等等。其中有的是真實的,有的是牽強附會,有的根本屬子虛烏有。不管如何,編寫族譜者的愿望是善良的,至少能起到使后輩見賢思齊的作用。從各方流入廬陵的人士,的確有不少是達官貴人,不管是逃難來的,遭貶謫來的,還是當地方官解任定居的,作為他們的后代,不太清楚先祖的不幸,更多的是記住其功德。隨著年代久遠,祖先們會被描繪得越來越道貌岸然,成為族人的偶像。祖先們良好的道德觀念和傳統,代代繼承和擴展,有利于合符當時社會穩定與發展的族風家風乃至民風的營造。歐陽修說他的祖先是河北人,十三代祖儀為唐御史中丞,九世歐陽琮任吉州刺史,家住廬陵,后世或居安福,或居吉水、永豐,后代多儒士。南宋名相周必大的祖居在河南鄭州,先祖秦公任吉州通判,遇亂不能北歸,就在廬陵安居。顏詡是唐代大書法家、名臣顏真卿的后裔,南唐時任永新縣令,解任后定居下來,到了晚年,已是“一門百口,家法肅然”的大家族,文風興盛。追溯廬陵名人的家族史,可知先祖遺留的良好傳統,給了他們深刻的影響。

第三,引入了先進的生產技術。遷入廬陵的人氏,為了更好地生存,必然把原籍較為先進的生產技術、能提高勞動效率的生產工具帶入新的居住地。屬古廬陵范圍的贛中南山區,在南朝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的鐵制農具,其中鐮的刃部可見齒痕。鐮刀開齒,提高了切割的效率,是比較先進的農具。專家們推測可能是稻谷生產發達的吳越傳入的工具。唐宋時期,廬陵的農業較為發達,這與優良稻種的引進和耕作技術的提高很有關系。否則,北宋泰和人曾安止,無法寫出五卷記載了廬陵一帶50多個水稻品種名稱、來源及管理方法的專著《禾譜》。豆麻蔗棉等農作物栽培、陶器燒造、紡織等技術隨著外來人口的遷入而傳播開來。

網友評論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蓬莱| 库尔勒| 偃师| 广州| 保山| 宁波| 景德镇| 宿州| 伊犁| 盐城| 海北| 怒江| 公主岭| 台南| 扬中| 信阳| 梧州| 咸宁| 新余| 永康| 西藏拉萨| 儋州| 嘉峪关| 泰州| 清徐| 三亚| 泗阳| 凉山| 毕节| 陵水| 台中| 阳泉| 安岳| 河南郑州| 延安| 澳门澳门| 六安| 眉山| 乐平| 东台| 庄河| 天水| 德阳| 邢台| 扬中| 海安| 汕尾| 梧州| 迪庆| 泰州| 高雄| 淮北| 宣城| 霍邱| 辽宁沈阳| 甘肃兰州| 文昌| 香港香港| 资阳| 库尔勒| 仁怀| 河源| 玉溪| 长治| 山南| 新余| 盐城| 平顶山| 肇庆| 丹阳| 中卫| 中山| 台州| 海南海口| 乐清| 辽阳| 双鸭山| 兴安盟| 武威| 清徐| 岳阳| 淮南| 漯河| 诸暨| 鹰潭| 佛山| 新乡| 盐城| 青海西宁| 来宾| 霍邱| 天水| 南安| 江西南昌| 遵义| 鹤壁| 固原| 石河子| 瑞安| 衢州| 毕节| 东营| 阿拉尔| 三沙| 靖江| 南充| 本溪| 攀枝花| 娄底| 南充| 安康| 晋江| 六安| 鸡西| 咸阳| 来宾| 博罗| 象山| 建湖| 宁德| 商丘| 新乡| 绥化| 海拉尔| 驻马店| 文山| 保定| 梧州| 漳州| 安阳| 淄博| 琼中| 台湾台湾| 武威| 塔城| 深圳| 五家渠| 渭南| 凉山| 平顶山| 张家口| 河北石家庄| 滨州| 涿州| 三沙| 黑河| 乐山| 项城| 三门峡| 六盘水| 溧阳| 德阳| 大连| 江门| 仁寿| 儋州| 眉山| 清远| 汉川| 漯河| 三明| 陇南| 江西南昌| 湘西| 章丘| 长治| 开封| 内江| 铜陵| 秦皇岛| 黄南| 咸宁| 唐山| 黄冈| 黑河| 那曲| 伊犁| 宁波| 鹤岗| 十堰| 丹阳| 乳山| 邯郸| 阿拉尔| 曹县| 台北| 滨州| 汕尾| 浙江杭州| 厦门| 济南| 龙岩| 枣阳| 海安| 平顶山| 正定| 昭通| 嘉善| 宁波| 玉林| 黄冈| 海丰| 兴化| 茂名| 郴州| 贵港| 临汾| 台南| 台北| 咸宁| 仁怀| 临夏| 清远| 如东| 神农架| 恩施| 玉林| 清远| 伊犁| 晋江| 鸡西| 阿坝| 南安| 鹤岗| 吉林长春| 厦门| 青海西宁| 锦州| 临沂| 南通| 库尔勒| 诸城| 汉川| 青海西宁| 大兴安岭| 随州| 烟台| 基隆| 河池| 乌海| 临汾| 济南| 汉中| 乐清| 德宏| 常德| 徐州| 温州| 曲靖| 珠海| 陕西西安| 澳门澳门| 周口| 滕州| 白沙| 丽江| 鄂州| 邯郸| 广饶| 洛阳| 余姚| 河南郑州| 常德| 济宁| 西双版纳| 吉安| 燕郊| 顺德| 陇南| 象山| 辽阳| 醴陵| 泸州| 怒江| 枣阳| 牡丹江| 六安| 益阳| 保亭| 阜新| 阜阳| 绥化| 庄河| 平潭| 昌吉| 通辽| 永康| 莒县| 临沂| 正定| 嘉善| 五指山| 枣庄| 嘉峪关| 临海| 东莞| 龙岩| 桂林| 榆林| 清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