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路記(連載二)
山路上有信來,說是井岡山前委書記毛澤東寫來的。曾天宇拆開了信,看到來信用行楷寫就,隱約有魏碑的筆意,信不長,可見寫得匆匆,但措辭客氣尊崇,充滿了讀書人......

山路上有信來,說是井岡山前委書記毛澤東寫來的。曾天宇拆開了信,看到來信用行楷寫就,隱約有魏碑的筆意,信不長,可見寫得匆匆,但措辭客氣尊崇,充滿了讀書人對讀書人的惺惺相惜。毛澤東在信中簡單表示了對曾天宇的遭遇有大致的估計,信的主要意思,是熱情邀請曾天宇帶著隊伍向井岡山轉移,這樣不僅利于部隊休整,以后就是留下來一起開創井岡山根據地也無不可。如此云云。

曾天宇捧著來信。信中雖寥寥數語,卻讓他讀出了吟風弄月的古詩中柳暗花明的意境,他的眼前不禁有了峰回路轉后的豁然開朗。他立即召集大伙商量進退。

山里的局勢越來越危險。國民黨兵一直咬著曾天宇率領的農軍不放。他們用大炮轟,用機槍掃,趕著曾天宇就像趕著一群可憐的羊。農民武裝的活動范圍越來越小,羅塘灣的許多村子昨日還可以隨意出入農戶家里買幾個紅薯充饑,今天就成了國民黨軍的地盤。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羅塘灣最后只剩下羅源洞、油灘坑、貢陂坑這些平日連山民也很少經過的深山老林子可以勉強轉身。中彈死去的人不計其數,山林里到處是農軍橫七豎八的尸體,有時樹上都掛著農軍戰士殘缺的肢體。傷員越來越多,他們的呻吟聲此起彼伏。糧草和醫藥都成了問題。

曾天宇的眉頭皺得更厲害了,他的眉心凝成了“川”字。這使得他那厚厚的如酒瓶底的眼鏡高懸在鼻梁上有臨淵之感,似乎隨時都可能掉下來。而他所領導的農民武裝,在國民黨軍的重壓之下,也如這鼻尖上的眼鏡,處于懸而未決的狀態之中。

曾天宇知道,這一次對他領導的革命是一道坎。是否邁得過去,他心里一點底都沒有。通往曾天宇所認為的革命成功的道路上到處是懸崖峭壁,任何閃失都可能給自己帶來葬身山崖的災難。而要規避風險僅靠小心謹慎其實不夠,還需要加上相當的運氣。

而此時毛澤東的來信無疑給曾天宇指出了轉危為安的一條新路。

從萬安羅塘灣到井岡山一點也不遙遠,也就百里左右的路程,順利的話只需要一天的功夫。井岡山根據地的盛況,曾天宇是知道的。自從1927年9月毛澤東率領秋收起義隊伍在當地綠林首領袁文才和王佐的歡迎下進駐井岡山以來,曾天宇就日日關注這座山上的一切。他當然了解毛澤東將這一塊易守難攻的山林經營得風生水起,建黨建軍等各項工作都章法井然,國民黨多次派兵進剿都是無功而返。在國民黨的報紙上和張貼的布告上,毛澤東的人頭價碼是五千大洋,可這一點都不妨礙毛澤東在井岡山抽煙吃辣。在曾天宇看來,毛澤東是個有大本事的人。今年1月在毛澤東召集舉行的遂川、萬安等幾個地方的縣委聯席會議上,曾天宇初次見到毛澤東,聽一口湖南口音的毛澤東頭頭是道地分析當下局勢,其言行舉止,根本不是一個能久居山中自得其樂的人。這個人亦師亦友。這個人有大胸襟。這個人早晚是要干出驚世駭俗的事情來的。

曾天宇開始著手安排隊伍進行上井岡山的準備。部隊立即長途奔襲,計劃從遂川、萬安兩縣交界處的潞田上井岡山。不料國民黨第二十七師第八十團緊緊尾隨咬住不放,雙方在一個叫官石山的地方展開了激戰,怎奈農軍寡不敵眾弱不敵強,隊伍幾乎全部犧牲和沖散。去井岡山被證明根本就是一個無法企及的夢想。

路斷了。從官石山到井岡山的路被嚴嚴地封死了,就連一只鳥都飛不過去。曾天宇在官石山上躲了整整一天。天黑以后,他偷偷潛回了離山不遠的老家,那個叫村背村的小村莊。

這真是讓人難堪的回鄉之旅。曾經的留日學生和北大才子并沒有高頭大馬香車美人衣錦還鄉,而是衣衫不整神情慌亂,樣子像極了一個輸得精光變得一無所有的賭徒,一個遭了大劫無路可走全身酸臭的乞丐(從1月23日撤出縣城至今,他已經在深山老林里呆了一個多月了)。他偷偷摸摸探頭探腦的樣子完全有失一個讀書人應有的斯文莊重,而像是一個害怕被發現的賊。

曾天宇躲進了一個孤老婆婆的樓上,由他的嫂子———一個叫羅丙娥的鄉村婦女偷偷給他送飯,靜靜等待著新的時機,新的峰回路轉的時刻。(本文原名《失路記》未完待續)

網友評論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莆田| 中卫| 神木| 灌南| 东台| 天水| 简阳| 济源| 琼海| 天门| 唐山| 三沙| 通辽| 云浮| 白城| 喀什| 保山| 九江| 广饶| 汝州| 改则| 张北| 湖州| 新余| 海南| 神木| 抚顺| 中卫| 龙岩| 南京| 保定| 镇江| 单县| 大理| 汝州| 来宾| 大连| 宜昌| 宁国| 克拉玛依| 吴忠| 巴音郭楞| 顺德| 茂名| 资阳| 迁安市| 保亭| 昭通| 诸暨| 鹤壁| 临汾| 六盘水| 吴忠| 馆陶| 肥城| 兴化| 潮州| 鄢陵| 山东青岛| 吉林| 潜江| 文山| 垦利| 肇庆| 宜春| 白沙| 荣成| 玉林| 铜陵| 柳州| 海东| 包头| 岳阳| 韶关| 济宁| 攀枝花| 四平| 大庆| 淮北| 正定| 锡林郭勒| 周口| 赣州| 甘孜| 淮南| 眉山| 台湾台湾| 安阳| 鹤岗| 克拉玛依| 库尔勒| 洛阳| 临沂| 沧州| 淮南| 诸城| 阿克苏| 正定| 仙桃| 明港| 和田| 临汾| 庆阳| 长兴| 锡林郭勒| 宝鸡| 单县| 铜陵| 阜阳| 沧州| 白山| 泰兴| 安徽合肥| 曲靖| 海安| 韶关| 长兴| 天水| 黑河| 柳州| 榆林| 铁岭| 明港| 楚雄| 济宁| 鹤壁| 大庆| 垦利| 芜湖| 东莞| 大兴安岭| 抚顺| 舟山| 锡林郭勒| 雅安| 南充| 黔东南| 保亭| 建湖| 基隆| 保山| 定西| 南阳| 阿坝| 遵义| 大兴安岭| 南平| 宜宾| 永新| 云浮| 洛阳| 新余| 霍邱| 梅州| 日喀则| 昭通| 呼伦贝尔| 邢台| 安岳| 临汾| 乌海| 常德| 安顺| 大同| 恩施| 单县| 丹阳| 达州| 淮安| 河南郑州| 和田| 晋江| 郴州| 山南| 铜陵| 阿拉尔| 宜昌| 临汾| 黄石| 四平| 盐城| 阳泉| 阿克苏| 河北石家庄| 儋州| 包头| 吉安| 定西| 湖北武汉| 永新| 宜春| 安庆| 沛县| 义乌| 大兴安岭| 绥化| 新沂| 靖江| 林芝| 泰州| 湖北武汉| 商丘| 巴彦淖尔市| 阿拉尔| 邢台| 本溪| 怒江| 鄂州| 天水| 朔州| 五家渠| 甘南| 大兴安岭| 青州| 滕州| 龙口| 克孜勒苏| 六安| 淮安| 蓬莱| 塔城| 内江| 绥化| 萍乡| 林芝| 绵阳| 南通| 云浮| 宿州| 庄河| 阿拉善盟| 任丘| 济源| 辽宁沈阳| 汕尾| 汕尾| 洛阳| 莆田| 林芝| 瑞安| 高雄| 平凉| 东台| 营口| 锦州| 昆山| 洛阳| 厦门| 平潭| 甘南| 海北| 衡阳| 白城| 通辽| 乐平| 邹平| 博尔塔拉| 蓬莱| 东海| 苍南| 泰兴| 宝应县| 海南海口| 昆山| 宜昌| 连云港| 铜川| 营口| 铁岭| 仙桃| 伊犁| 天水| 日土| 百色| 滁州| 三沙| 黑龙江哈尔滨| 广安| 海拉尔| 临沂| 贵州贵阳| 章丘| 霍邱| 惠州| 湖南长沙| 云南昆明| 通辽| 上饶| 贺州| 阳春| 固原| 嘉兴| 齐齐哈尔| 庆阳| 昌吉| 慈溪| 乐山| 简阳| 延边| 榆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