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賦
立秋后,我開始關注幾株銀杏。老人們撿回銀杏果,坐在小區里去皮。均勻橢圓的白色果實,在陽光下耀眼生輝。

銀杏

立秋后,我開始關注幾株銀杏。老人們撿回銀杏果,坐在小區里去皮。均勻橢圓的白色果實,在陽光下耀眼生輝。杏果雖好,但我偏愛在季節轉換中悄然改變顏色的銀杏葉。從指揮落葉的角度看,銀杏樹無疑是優秀的統帥。它傲然挺立,靜觀斗轉星移和節氣之變,在秋天的某個時刻,不失時機地向秋風撒下幾片葉子,是偵探?是問路?還是致敬?旁人無從知曉,令人驚嘆的是它的氣度如此優雅,如此寧靜。

我一直覺得銀杏的超級長壽和它從容淡定的氣質有關。這樣說來,從容于心,淡定于行,就不僅僅是關乎人的一種情懷和境界,草木如此,萬物都是如此。

銀杏的落葉,貫穿整個秋季,除了幾片先遣的葉子,大部分留在枝頭,保持嚴整的隊形。它們官兵一體,上下同心,一起守候秋風,一起迎接秋雨,經歷寒露與霜降,然后同步從邊緣開始轉黃,黃得整齊均勻,黃得燦爛輝煌。一批一批向秋風飄零,如果落地就意味死亡,那這種面向死亡而輝煌到極致的寂美,當是萬物的榜樣。

無患子

無患子,似乎是某個高僧的法號。春天,我見它紛紛如雨的落花滿地,以為“無患子”乃是“不患無子”之意,如今看來,這只是出于對草木無知的妄自揣度而已。

從佛經中走出的無患子,確與佛有緣,它又名“菩提子”,本性瀟灑,隨意而安。不知出于什么樣的初衷,人們以為無患子制作的木棒可以降妖伏魔,故名無患。又有木患子經作如是我聞云:若欲滅煩惱障、報障者,當貫木患子一百八,以常自隨。無患子果核所作的念珠,我的確在一些老人手中見過,但孩子們更樂意用它來玩滾珠游戲,或者拿果皮當肥皂玩耍。

大約秋分過后,無患子的葉子開始轉黃。也許很少人留意這種轉黃的過程是自下而上,由里到外的。遠遠望去,無患子最外層的葉子還是翠綠的,走近樹蔭,仰頭卻是一樹金黃。偶爾一陣秋風掃過,滿樹秋聲,葉片紛飛。無患子葉這種朝向秋天的突圍,在霜降前后基本結束。等到這些高大的無患子枝葉稀疏,秋天已接近尾聲,樹林也為之塌陷了一大半。桃葉

桃樹等待春的擁抱,那樣,它的全部生命和活力才會蘇醒過來,開出粉的花朵,笑對整個世界。秋天,顯然不是桃的季節。寒露一過,桃樹就顯出無精打采的神情。

桃樹的萎靡似乎沒有中間過程,突然來臨。這讓我經常想起鄉間的父親,庸常的日子隔離了許多溫暖的靠近,每次回家,我都感到父親的蒼老是如此倉促,如同樹林里的一株桃樹。秋風秋雨的吹打,先把桃樹頂端的葉子弄得稀疏,然后,忽然有一天,你就會發現,印象中伸展自如翠綠如春的葉子陡然失去往日的顏色和活力,滿樹的葉片蒼白,容顏委頓。

桃葉的失色,源自對季節的敬畏。這種敬畏徹底而且鮮明。如果認真去凝視一株秋天的桃樹,你會感到這種委頓不是表面的,而是源自某一種神秘的內部力量,這種神奇的力量傳導到葉子上,讓桃葉有了老年人臉上常有的褶皺和斑點。為什么一片小小的桃葉會具有如此強烈的隱喻功能?春的桃腮粉紅,秋的桃葉蒼老。生命的隱秘信息在這樣的轉化和變遷中顯露無遺。

柳葉

詩人說,二月春風似剪刀,那十月的秋風呢?

河岸的芙蓉花開得正盛的時節,空氣中還有桂花的余香,柳葉開始走向生命的坡底。如果說春天柳葉發芽時生命是輕盈的,美麗的,那秋天的柳葉則是臃腫而沉重的。

秋風吹不動臃腫沉重的柳葉,便拿柳枝開刀。它先將纖細的柳條吹得日漸泛黃,直到枝條黃得油亮油亮,又將其吹干,吹瘦,在某個風雨的夜晚,借著秋雨的助力,再將其折斷。失去與枝干的維系,柳葉只有向秋天低頭。這個時候,又有秋天的陽光來檢視秋風掃落葉的戰場,于是,柳葉一天天地干枯,掛在枝頭做最后的飛揚。

這個秋天,在注目落葉的很多瞬間里,我開始相信,每一片落葉都有他們自己的故事。在奔赴大地之前,他們都是季節的講述者。所謂滿樹秋聲,無非是秋蟬、秋鳥集體失語后葉子們的相互告語。見識過花香鳥語的柳葉,經歷過蟬鳴縈繞的柳葉,在墜落枝頭的那一刻,終于完成了生命輪回的使命,等待來年春天的再次登場。

荷葉

面對一塘凋殘的荷葉,心緒會像秋水一樣清冷起來。當然,這種清冷不一定帶來悲秋的感慨。人到中年,靈魂已然有些粗糲,粗糲地清冷,是一種清醒和冷峻混合的人生體驗。

荷花盛開的時候,跟著洶涌的人群湊熱鬧去看過幾回。在新鮮美好的事物之前,人們總是顯示出無窮的興趣。我記得,這些荷花前前后后地一直開到九月。中秋過后,水面上的荷花就很少見了,剩下碧綠的荷葉在初秋的微風中翩翩而舞,任憑幾滴秋雨秋露在掌心滾來滾去。這或許是荷葉最后的一場人生游戲。

霜降前后,荷葉已經大部分凋殘。凋殘的荷葉根莖依然挺立,只是顏色逐步發暗發黑,最終萎靡傾倒在秋水之下,還目光以一汪明亮的天空。偶爾還可以看到幾片殘葉,葉邊枯黃,網一樣的葉脈給了秋風更大的馳騁空間。每當更凜更烈的秋風沿著水面襲來,荷葉翻卷合攏,瑟縮如風雨中的老者。

落葉的歸宿是土,荷葉的歸宿是水。水土孕育新生包容興衰。有水土在,無論風雨,無論霜雪,生也當絢爛,死也當寂美。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林芝| 汝州| 商洛| 庆阳| 醴陵| 阿勒泰| 淮北| 保定| 五指山| 通辽| 琼中| 苍南| 咸阳| 来宾| 吴忠| 台山| 海门| 台湾台湾| 三河| 龙口| 江西南昌| 海门| 安阳| 辽源| 青州| 枣阳| 禹州| 广安| 东方| 大丰| 姜堰| 玉溪| 吕梁| 岳阳| 六盘水| 石河子| 遵义| 克拉玛依| 庆阳| 正定| 定安| 垦利| 济宁| 万宁| 廊坊| 莱芜| 日喀则| 河池| 内蒙古呼和浩特| 赣州| 涿州| 贵港| 锡林郭勒| 武威| 怒江| 甘孜| 玉溪| 铜陵| 宝鸡| 文山| 湖北武汉| 攀枝花| 如皋| 芜湖| 神农架| 五指山| 寿光| 松原| 建湖| 通辽| 邳州| 荆门| 伊犁| 三门峡| 朔州| 招远| 梧州| 山东青岛| 遵义| 公主岭| 林芝| 南京| 湘西| 七台河| 临猗| 舟山| 江门| 赵县| 基隆| 海南| 定西| 济宁| 锦州| 高密| 安顺| 怀化| 双鸭山| 灵宝| 宁波| 绥化| 崇左| 黄山| 迁安市| 江苏苏州| 山西太原| 丹东| 五家渠| 阳泉| 定西| 甘肃兰州| 清徐| 泸州| 萍乡| 保定| 齐齐哈尔| 无锡| 任丘| 燕郊| 忻州| 三明| 哈密| 诸城| 河池| 改则| 遂宁| 百色| 临沧| 大连| 大同| 衡水| 南京| 馆陶| 洛阳| 南充| 连云港| 惠东| 醴陵| 延安| 抚州| 赵县| 万宁| 衡阳| 阳春| 安徽合肥| 和县| 商洛| 葫芦岛| 临猗| 凉山| 昌都| 河源| 赵县| 新疆乌鲁木齐| 资阳| 佳木斯| 周口| 东台| 晋中| 库尔勒| 明港| 安庆| 四川成都| 周口| 潜江| 吉林长春| 德阳| 宝应县| 亳州| 临夏| 高密| 偃师| 娄底| 宁德| 承德| 江门| 南通| 张家口| 甘孜| 林芝| 开封| 三明| 池州| 淮安| 高雄| 平顶山| 新泰| 自贡| 襄阳| 淮北| 辽阳| 阿克苏| 山南| 甘孜| 神农架| 阿坝| 榆林| 迪庆| 台湾台湾| 宁波| 海宁| 琼海| 济源| 营口| 普洱| 新乡| 石狮| 神农架| 保定| 阿克苏| 儋州| 清远| 云南昆明| 慈溪| 保亭| 亳州| 厦门| 漯河| 迪庆| 昆山| 平顶山| 玉林| 三亚| 松原| 周口| 三沙| 余姚| 兴安盟| 黄冈| 温岭| 云南昆明| 琼中| 新乡| 防城港| 伊春| 广元| 常德| 安康| 梅州| 仙桃| 内江| 沛县| 三河| 五家渠| 扬中| 石河子| 黔西南| 张家界| 阳春| 昆山| 昌都| 石嘴山| 延边| 临汾| 绵阳| 阳泉| 安阳| 阿里| 十堰| 建湖| 莒县| 汉川| 吉林| 湘潭| 天水| 黑龙江哈尔滨| 鹤岗| 沧州| 河源| 天门| 云南昆明| 宜昌| 阿坝| 神农架| 包头| 乐清| 金华| 株洲| 巴音郭楞| 绥化| 云浮| 惠东| 锡林郭勒| 大理| 遂宁| 鹤岗| 潮州| 涿州| 韶关| 潮州| 克拉玛依| 新疆乌鲁木齐| 任丘| 克拉玛依| 宜都| 灌云| 海北| 安岳| 湖州| 博尔塔拉| 寿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