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占志的詩和樹
時令已過仲秋,但陽光還很鋪張地灑在田野上,亮得刺眼。稻香調皮地竄進了蘇溪鎮灘尾村的每一個角落。

     

郭占志36年前寫的"詩歌"  

■劉曉雪文/圖

時令已過仲秋,但陽光還很鋪張地灑在田野上,亮得刺眼。稻香調皮地竄進了蘇溪鎮灘尾村的每一個角落。村旁的梅烏江溫柔地淌過老樟林,唧唧喳喳的鳥聲不絕于耳,偶爾還傳來幾聲雞鳴犬吠。一條長長的木棧道從江邊升起,帶著泥土的芬芳,又沒入樟林中。踏木輕行,我最是喜歡,但今天進到灘尾,卻不是游玩,我想找一個叫郭占志的人。

初遇

記得那一日,與一幫文友去灘尾看白鷺。正是傍晚時分,白鷺歸巢,它們在高高的樟林頂上呼兒喚女,恩愛呢喃。

我們看呆了,多少年沒見到這場景?偌大的樟林里,郭占志正在用鋤頭把自然萌生擠在一塊的小樟苗分開栽種。我們問他,村莊上的大樟樹誰栽的?他憨厚一笑,樹是太爺爺的太爺爺留下的,迎來一茬人,又送走一茬人,就成了這片林子。文友大贊:“你可真會講話,詩歌一般的語言。”

“詩歌?三十年多前,我寫過,留著哩。老師可肯幫我看看?”太意外啦,文友們一陣歡呼。許是一路跑來沾上了汗,一張用圓珠筆寫在小學生作業本上,然后又撕下來,皺巴巴的紙,散發出熱乎乎的濕氣。發須斑白的占志遞給我時,有點窘,然后,像個學生般的羞澀,轉身就走了。

屋后清清一條河,村前片片甘蔗綠。

河里群鴨在唱歌,兩岸柳樹風光好。

人們都說幸福河,魚鴨歡渡灘尾河。

清早我到河邊去練(走),明日照在金銀河。

滿天星星夜歌多,晴天就去田地里。

下雨就在家看書,有了文化搞四化。

是(誓)把灘尾建設好,國富民強萬年樂。

文友們你一句我一句傳念著,有幾個別字,讓我們認了好一會。說實話,這還真不能夠叫詩歌。剛想出聲,看到落款“83年6月17日,占志。”我愣住了。36年前,一個年輕的灘尾人就看到家鄉的美,出于熱愛,寫下了這些文字,樸實得像田里的泥巴,可再怎么樸實,也掩飾不了自己想唱就唱的自豪情愫。

灘尾,這個僅有38戶人家的小村莊,和中國大部分鄉村一樣,年輕人外出打工,剩下老人留守。但不能否認,這依然是一個硬件非常好的村子。有樹。那么大的一片古樟林,是人與自然多年形成的融合,是老百姓數百年居住后才能打磨出的和諧結構。有水。梅烏江從屋前緩緩流過,雖不及大江大海洶涌寬廣,卻給村子增加了靈動。

這樣的村子,占志寫詩就不奇怪了。

再尋

再回灘尾,其美麗鄉村已建設得挺好?;蛟S,灘尾的人們怎么也想不到,那么多人愿意來鄉村:春天采蕨看油菜花開,夏天江上捕魚吃香瓜,秋天收稻看白鷺飛,冬天圍著火爐喝小酒……這本是村里人習以為常的一年四季,他們也許從沒想過,自己擁有的是一件奢侈品。占志看到如今的景象,還會不會又寫下詩歌?

鄉村的好,在于它一定程度上與世隔絕,灘尾村莊就那么巴掌大,尋占志很順利。

“占志,就是郭占志,這個樹癡,錯不了,前天我想建個儲物間,就鏟了幾株小柞樹,哦呦,這個郭占志帶著村莊一群人硬是不讓建,還讓我給恢復原貌。”在灘尾開農家飯莊的老板瞅著作業本上的名字,有點氣急敗壞。村干部都認得郭占志,說他是灘尾的一個另類?,F在不是時興鄉村游、民宿嘛,灘尾人一經點撥,頭腦靈光的,開農家菜館、建民宿客棧,辦釀酒坊,反正鄉村旅游該有的陣勢,灘尾都有,生意紅火,活錢拿得夢里都笑。郭占志呢,一心癡迷種樹,組織一個護村生態協會,清塘疏渠,栽花種果,把樟樹林子的樹當成自家的兒女一般,誰砍也不讓。這個占志,有意思。

一彎一拐,就到了郭占志的家,兩層樓的房子,不顯山不露水透著別致,翠滴滴的滿天星攀爬上了竹籬笆的圍墻,小院里雞冠花開得正艷,一滿匾的紅辣椒,映紅了整個院落。郭占志的妻子仁秀正在侍弄曬秋的物什:“占志昨晚巡林子一宿沒睡,剛躺下哩。”

我給她看作業本上的詩歌,仁秀說是他年輕的時候寫的,他呀,就喜歡詩歌,喜歡樹呀花呀草的,這點跟村莊別的男人不一樣。作田漢,不就是種稻得谷,點豆得豆,栽菜收菜,可他說祖祖輩輩留下的地厚道著呢,種什么就有什么,得好好侍弄。又說,灘尾的田地就好比紙,手中的農具,是筆;一行行的作物,是字;中間的空隙,是標點符號;浸在里面的汗水,是調調子,是作田人的歌。種地的只管辛勤地寫,簡簡單單的一本書,書寫完了一輩子還沒寫完,就只好交給兒輩們來續寫。他還說,時代新得很,這本書好寫。打開話匣子的仁秀雖然笑起來滿臉褶子,但看得出,年輕時候也蠻俊秀。我滿心慕羨,問她:“你們啥時對上眼了?他種樹耽擱掙錢,你不怪?”

“姻緣的事誰能說清楚呢?兩家的老輩子解放前一塊逃難到灘尾,都是像蒿草一樣的苦人家,他家兄弟六個,住一棟東倒西歪的土坯房里,一下雨,七八個盆接漏,我家住茅草屋,半個頂被風掀了去。解放后,一個生產隊里掙工分,后來分田到戶,兩家分的田地緊挨著。農活沒輕活,拼的都是力氣和身體。我家勞力少,他最見不得人家受苦,抽水、犁耙樣樣幫襯,連樹都愛惜的人,心眼就好,走得近就成了一家。以前日子苦,唱個調調寫個詩呀歌的,苦中作樂,也要把日子過得亮堂堂。如今,我們仨孩子都成了家,建了好幾棟新房,安居樂業的,生活如糖似蜜。我要是會寫,我也寫快活詞。”

仁秀說罷,爽朗大笑,感染得我們笑逐顏開,倒把郭占志吵起來了。他一見我們,咧開嘴笑了:“知道你們會來尋,我這也不是寫詩歌的樣子,年輕時候就想抒發抒發感情,像林子里的白鷺開開喉唱唱歌。”

我問起和店老板起糾紛的事,他說,樹當然是不能再砍了,也真是不能砍。灘尾人喝梅烏江的水過日子,前些年,喝著總覺得不如以前的甜,政府說是砍樹破壞了生態環境,又是水土流失什么的。記得自己打小就會認樹,江畔上的樹,郁郁蔥蔥,枕著白鷺的叫聲酣眠,吸飽水分,暗夜里咔嚓咔嚓地長。岸邊的人們,走在洲上,滿眼的青綠,出口氣兒都是無比順暢的。以前的日子窮,水呀樹呀卻不窮,如今生活當然要比從前好,好了還想好??蛇@份好里,生態是第一份的,電視上都說“金山銀山不如綠水青山”,別看灘尾現在建設得像模像樣,如果不是樟樹林子保護得好,美麗鄉村哪有灘尾什么事。家鄉美,灘尾的人需要那份美,這就好比是過日子的心氣兒,心氣兒足了,孬日子也能往好里過,心氣兒沒了,好日子也過不出個好。

“我就喜歡種樹,只見得栽,見不得砍,好生態就是美麗灘尾的籌碼。”

收獲

比起城里,鄉村更容易呼朋喚友。人和人之間,也容易變得更加坦蕩。我今天為尋歌而來,卻在灘尾有著意外的收獲。我們往屋外看去,秋風陣陣,平坦的田疇,晚稻已經灌漿成穗,低垂著頭等待秋收。

在農家樂吃完晚飯,天空越來越清遠了,梅烏江更加深邃地安躺在樹林邊。我決定不走。剛過完節,灘尾家家戶戶都釀了甜酒,村子里走一圈,都是酒香,臉皮厚一點,討一口過過癮,有好幾家民宿呢。

城里人買酒,村里人釀酒;城里人買雞鴨,村里人養雞鴨。鄉村和城市生活要互相比對才能覺察出各自的好。夜里,郭占志和仁秀打了山歌,歌詞是土氣了點,鄉村情歌不都是哥呀妹的,可是,我愛聽;留下來住的客人猛吹唿哨,攪得滿村莊的熱鬧,可見也愛聽。而美好的事情,從來都不分城里鄉村。養雞、種菜、采茶、劈竹、料理客棧、民宿,灘尾人快樂地奔忙,完美地詮釋了“鄉村振興”。仁秀也在客棧幫工,月工資一千多,雖然辛勞,但他們臉上并未顯現出焦躁與不安,更多的是坦然。俗話說“萬象由心生,喜怒由心定”,只有經歷了內心的滿足與快樂,才能流露出這般的愜意與安然,生活從不虧待每一個努力向上的人!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滕州| 阿拉尔| 常德| 新疆乌鲁木齐| 四川成都| 吐鲁番| 铜仁| 东方| 湘潭| 乌兰察布| 灵宝| 黑龙江哈尔滨| 海西| 德宏| 湖北武汉| 许昌| 东海| 黄山| 自贡| 汉川| 玉树| 新余| 南安| 武威| 衡水| 乌海| 宜春| 孝感| 博尔塔拉| 东莞| 塔城| 河池| 广西南宁| 上饶| 崇左| 海南海口| 莆田| 大庆| 北海| 河北石家庄| 章丘| 安康| 荆门| 牡丹江| 玉环| 崇左| 沛县| 贵港| 馆陶| 郴州| 咸阳| 荣成| 安徽合肥| 林芝| 赣州| 安吉| 白银| 抚州| 常州| 阿拉尔| 包头| 东方| 乐山| 澄迈| 江门| 澳门澳门| 台北| 株洲| 白银| 承德| 舟山| 大丰| 博尔塔拉| 博罗| 燕郊| 丽江| 泰兴| 新乡| 东海| 石嘴山| 贵港| 肇庆| 红河| 定西| 阜阳| 如皋| 济南| 盐城| 漯河| 三亚| 吉林长春| 迁安市| 绵阳| 汉中| 怀化| 资阳| 杞县| 郴州| 宝应县| 白沙| 三明| 承德| 库尔勒| 四川成都| 克拉玛依| 河源| 渭南| 内蒙古呼和浩特| 天水| 日土| 延安| 阿拉善盟| 天水| 宿州| 盘锦| 黑河| 吉林长春| 清远| 莒县| 海南海口| 淮南| 莱州| 绥化| 漯河| 桐乡| 博尔塔拉| 宝应县| 陵水| 锦州| 南京| 深圳| 淮南| 伊犁| 莱州| 烟台| 汉中| 丹阳| 酒泉| 河源| 定西| 海拉尔| 哈密| 通辽| 吉林| 仁寿| 烟台| 滕州| 杞县| 亳州| 甘肃兰州| 安吉| 梧州| 垦利| 长治| 白沙| 顺德| 武夷山| 自贡| 遵义| 青海西宁| 公主岭| 河池| 瑞安| 铜仁| 宿迁| 陇南| 屯昌| 四川成都| 宁夏银川| 莱芜| 伊犁| 克孜勒苏| 仁怀| 黄南| 海西| 百色| 达州| 温岭| 仁怀| 阿勒泰| 黄冈| 乐清| 定安| 锡林郭勒| 晋中| 枣庄| 吉安| 六安| 宜昌| 阿坝| 乌兰察布| 东方| 吕梁| 咸宁| 天水| 遵义| 烟台| 铁岭| 黄南| 信阳| 金华| 延边| 正定| 大庆| 攀枝花| 保定| 铜陵| 神农架| 云浮| 禹州| 铜仁| 永康| 温岭| 沧州| 开封| 眉山| 铁岭| 新沂| 临夏| 丽江| 安吉| 永康| 深圳| 山西太原| 莱州| 吉林| 镇江| 烟台| 台北| 通化| 厦门| 宝应县| 驻马店| 邹平| 中卫| 双鸭山| 中卫| 邹城| 新疆乌鲁木齐| 厦门| 南京| 宜昌| 大丰| 湖州| 黔南| 大兴安岭| 乌海| 河南郑州| 清远| 湖北武汉| 宝鸡| 广西南宁| 三明| 邹城| 涿州| 赤峰| 洛阳| 德宏| 桂林| 扬州| 吕梁| 桂林| 温州| 株洲| 海宁| 贺州| 天水| 廊坊| 三沙| 咸阳| 河北石家庄| 乳山| 郴州| 海安| 岳阳| 安吉| 迁安市| 日喀则| 曲靖| 三亚| 三门峡| 渭南| 海门| 黔南| 如皋| 温岭| 赣州| 宜都| 曲靖| 黄南| 吕梁| 鹤岗| 明港| 牡丹江| 辽阳| 万宁| 济源| 泗阳| 阿勒泰| 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