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國旗
江湖走馬,四季更迭,多年以后,我會忘記許多事情,卻不會忘記父親插在高山之巔的五星紅旗,不會忘記父親凝望五星紅旗的眼神。

◆謝進

江湖走馬,四季更迭,多年以后,我會忘記許多事情,卻不會忘記父親插在高山之巔的五星紅旗,不會忘記父親凝望五星紅旗的眼神。

那天,正是端午節后第二天,我們拖著疲憊的步子,隨父親從村子里的最高峰側壁嶺下來。村人百思不解,問:“這么高陡的山,你爸把國旗插上去,政府會給多少錢?”“沒錢?吃飽沒事干!”……

是呀,誰能理解一位八十七歲的老人克服病痛執著地將國旗插上側壁嶺,讓五星紅旗在村里最高山頭飄揚的舉動呢?最初,連他至親的女兒也不能理解。我不明白他披荊斬棘涉險攀山為的是什么。是講形式圖名利嗎?沒誰會因為這事為他頒獎給他補貼。是慕虛榮玩噱頭嗎?他在村人心中的形象一向高大,沒誰會因此更高看他。

然而,他卻鄭重其事一絲不茍地做了,且已經是第三次這樣做了!第一次是十八大前,那時父親已八十高齡,但身體還很好,是駐我們村的林業工區區長鐘隆海陪他去的。第二次是十九大前,是叔叔和弟弟陪他去的。這兩次,我并沒有到場,對父親的做法不以為意,也不以為然:圖什么,這么老一個人了!

我總是覺得他天真,也讀不懂他凝望側壁嶺的眼神。“相看兩不厭,唯有側壁嶺!”我自己也有過這種體驗,卻不像父親那樣:大門口,屋檐下,院子里,大路上,水井邊……凡能看到側壁嶺的地方,都會默默地長久地專注凝望。有時候,我順著他的視線眺望那座山,憑我八百度視力配戴五百度眼鏡的眼睛,只能看到蒼黛的山體壁立如削,一層一層往上聳,聳入云天,什么也看不見。母親說:“他在看插在山頂的紅旗呢!”我大為驚駭!如此莊嚴肅穆如此遙遠地眺望山頭那一丁點紅,需要聚焦多少目力和定力!需要融注多少赤誠的愛戀!

后來,在父親日益變老的日子里,我也在老。我從詩的神壇跌落,從遠方歸來,日漸收起先前的乖戾與鋒芒,不斷靠近他。每每看見他長壽眉尖抖動的光芒,深陷的眼睛里盛放的剛強與溫柔,刀刻的皺紋里一縷一縷展露的真誠與深沉,每每聽聞他天南地北的故事、對人對事的評論、自由隨性的吟唱,我就不由得想:歲月酵成一壇老酒,我的老父親,是如此醉人!

父親說:“我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多,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多!”誰說不是呢!即便我努力奔跑,父親也比我見多識廣。父親,是個有故事的人,八十七歲的他可以寫成一本厚厚的人生傳奇了。

出生三個月母親就病逝,長到七歲父親又被抓壯?。焊赣H的傳奇一開篇就是苦難。后來他怎樣由奶媽撫養,怎么與叔父一同干活包括做各種短工,怎么在十六七歲鬧革命,怎么打土豪分田地,怎么當一個個“組長”“區長”“鄉長”“干事”“部長”“書記”,怎么努力工作直到退休,然后一邊種田一邊給人看病……真是跌宕起伏,色彩斑斕!

即便我凌亂而跳躍性地翻頁,也可以感受到那些用力書寫的書頁中穿透歲月直擊心靈的蓬勃生命力。

“我干革命干了三十二年!”“評過很多次省、市、縣勞模和先進工作者!”父親說得很驕傲。他1952年參加工作,1954年入黨,是一個有著六十五年黨齡的“老革命”了。他現在還讓弟弟載著他翻山越嶺到鄉政府開老干部會和黨員會。我們勸他歇歇吧,弟弟有時也不理他,他就叫“拐的”載去。弟弟終是拗不過他,只得老老實實地載著他去開會,幾十年來從未中斷過。

今年,父親八十七歲了!身體已大不如前,他的眩暈癥常讓我們恐慌。然而他說,他要在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國慶前在側壁嶺上重新插一面國旗慶賀!

“我們幫您插就是,您這年紀怎么爬這么高的山?”我們從不同地方朝著遂川縣巾石鄉下灣那個叫富塘的小山村趕回去。然而父親堅持親自去,說這樣才足以表達生于這個時代的幸福感。

上天定是垂憐老父。那天,大江南北基本上泡在浩浩湯湯的端午水里,而我們村卻神奇地停了雨,開了天。

夏風和暢,我們一行八人祖孫四代由父親領著一早出發。9:25到頂時,初夏的陽光慷慨地揮灑著,在父親臉上身上涂上一層明亮的光輝。從袋子里拿出紅旗時,他全然忘記剛才半山腰的暈眩,像一個稚氣的孩子,連那身灰不溜秋的老農打扮也洋溢著快樂的光芒。

這是一面碩大的國旗,鮮紅的布面上綴著金燦燦的五顆五角星:四顆小星環拱著一顆大星。面對國旗,這個快樂的老小孩嚴肅地說:“你們沒有經歷,解放前抓壯丁抓挑夫的時候,社會有多亂,三年困難時期大家有多餓,“文化大革命”時風氣有多狂暴,改革開放剛開始時人們心理有多急迫……”

他一口氣將幾十年的艱難困苦吐了出來后,轉而神采奕奕,說:“現在好了!各種惠農政策扶貧政策,讓每家每戶都有飽足有余錢。高速路也已建到家門口,高鐵路也將通過縣里,長征十一號運載火箭都在海上發射了,科技發達,經濟飛速發展,國家一天比一天富強。”然后他腰桿挺了挺,揮舞著手,用力說:“我們腰桿子硬了,再也不怕美國佬日本佬,不怕什么貿易戰軍事戰文化戰!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父親的聲音在山頂擴散開來,向八千里云天飛升……

后來,他對我們家同為黨員的第三代和還是初中生的第四代說:“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努力實現強國夢復興夢!”

側壁嶺上,陽光滿山,風移影動,父親以他八十七年累積起來的人生體驗和感悟為教材,給我們上了一堂樸素深刻的政治思想教育課。

當一切準備就緒,我們將升國旗的儀式從操場、廣場、單位搬至這個海拔近千米的高山頂上,鮮艷的五星紅旗在高高的荷樹上迎風飄揚,萬丈豪情在我們臉上洋溢,在我們血脈中奔涌。

再看父親,我被深深地打動。我無法對父親凝望紅旗的那道眼神作精準的描摹,卻能真切地感受:父親的眼神里有星辰、有火焰,有鋼鐵,有玉石,有山河……那是神奇的燧石,當它與高山之巔獵獵飄揚的五星紅旗相碰觸的時分,便激起一道無比明亮、熾熱、堅定、忠誠和真醇的光芒。那一刻,它深深地種在我心里,必將成為照亮我良心的亮光:敬您,我的老父親!

如今,舉國上下都陸續在舉行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慶典活動,而我的老父———一位65年黨齡的老黨員卻帶領他的子孫后代,早幾個月就在高山之巔舉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慶典:沒有鼓樂,沒有報道,有的只是一家四代人赤誠的心!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沧州| 甘孜| 咸宁| 无锡| 灵宝| 湖州| 临海| 郴州| 肥城| 河南郑州| 抚州| 靖江| 简阳| 滁州| 曲靖| 威海| 三河| 遵义| 和县| 曲靖| 莱州| 杞县| 燕郊| 张家口| 庆阳| 本溪| 新余| 绵阳| 阿拉尔| 海西| 黄冈| 曲靖| 天长| 洛阳| 莆田| 抚州| 芜湖| 湖北武汉| 汝州| 内江| 马鞍山| 吉林长春| 临汾| 防城港| 中卫| 白城| 张家界| 肇庆| 邯郸| 云南昆明| 灌南| 吉安| 杞县| 新乡| 威海| 大丰| 台州| 湘潭| 晋城| 东方| 万宁| 茂名| 包头| 固原| 遂宁| 云浮| 苍南| 嘉兴| 巢湖| 广汉| 张北| 山东青岛| 乌海| 海南| 五家渠| 肇庆| 孝感| 台州| 大庆| 宜都| 黔东南| 恩施| 莒县| 武夷山| 广西南宁| 昆山| 临猗| 广安| 海南| 顺德| 巢湖| 固原| 洛阳| 单县| 庄河| 柳州| 诸暨| 湖南长沙| 汕头| 清徐| 抚州| 上饶| 博罗| 吉林长春| 改则| 湖南长沙| 葫芦岛| 桓台| 天水| 荣成| 包头| 乌兰察布| 佳木斯| 玉溪| 琼海| 柳州| 宝应县| 邳州| 保山| 雄安新区| 固原| 澄迈| 双鸭山| 嘉善| 苍南| 乐山| 西双版纳| 漯河| 淮北| 玉林| 白城| 新余| 澳门澳门| 玉树| 绵阳| 邳州| 沛县| 黔南| 深圳| 石河子| 宜都| 通辽| 洛阳| 五指山| 武夷山| 来宾| 丽水| 日土| 清徐| 台北| 九江| 岳阳| 梧州| 德阳| 台北| 临沂| 海东| 三亚| 钦州| 福建福州| 荆州| 玉环| 荆州| 馆陶| 吴忠| 建湖| 通辽| 淮北| 神木| 聊城| 白城| 安阳| 伊犁| 安庆| 白银| 简阳| 乐平| 百色| 渭南| 陵水| 永康| 丽水| 郴州| 济南| 泗阳| 黔南| 改则| 桂林| 泰州| 万宁| 宜春| 迁安市| 舟山| 广饶| 梧州| 赵县| 章丘| 燕郊| 神木| 吉林| 长垣| 中山| 株洲| 鹰潭| 涿州| 温岭| 咸阳| 上饶| 洛阳| 长兴| 茂名| 临沧| 垦利| 鹰潭| 黄南| 百色| 东方| 昭通| 焦作| 乐清| 驻马店| 扬州| 阿克苏| 泰州| 海南| 基隆| 铜川| 乐平| 曹县| 濮阳| 咸阳| 保山| 神农架| 黔南| 吴忠| 霍邱| 白山| 泸州| 阜新| 项城| 石嘴山| 毕节| 白城| 三沙| 铁岭| 驻马店| 六盘水| 绵阳| 镇江| 洛阳| 定州| 吕梁| 吴忠| 高密| 库尔勒| 乐清| 宣城| 江门| 嘉兴| 株洲| 岳阳| 保亭| 天门| 澳门澳门| 新沂| 宁夏银川| 铜仁| 眉山| 牡丹江| 常州| 大连| 白山| 来宾| 云浮| 舟山| 诸城| 基隆| 伊犁| 铁岭| 桐城| 济南| 禹州| 七台河| 肥城| 万宁| 乌海| 河北石家庄| 上饶| 临夏| 邹城| 佳木斯| 乐平| 通化| 瑞安| 天门| 靖江| 云浮| 红河| 吉林长春| 库尔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