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州窯和景德鎮
這是個有些敏感又為難的話題。因為我在許多場合,都聽過主持者或導游自豪地介紹說“先有吉州窯,后有景德鎮”,我聽了總覺得有些別扭和尷尬,尤其是有外來領導和......

     

吉州窯釉下彩繪梅竹紋梅瓶

     

吉州窯龍窯  

■李夢星文/圖

【經濟篇】

這是個有些敏感又為難的話題。因為我在許多場合,都聽過主持者或導游自豪地介紹說“先有吉州窯,后有景德鎮”,我聽了總覺得有些別扭和尷尬,尤其是有外來領導和學者在場時更是如此。說者以為這是榮光,可有的聽眾往往是當做笑談,不以為然。怎么理解這句在吉安流傳很廣的話?是民間傳說還是史實呢?

景德鎮是世界聞名的瓷都,是官窯,至今火紅;吉州窯也曾是著名的陶瓷生產基地,是民窯。古窯場停燒幾百年了,兩者不在相同的等次上,不好比較。那誰先誰后?先說吉州窯吧,并不是自古以來就產陶瓷。那是隨著西晉永嘉之亂、唐末大動蕩和北宋的皇帝被金人抓走,大量的北方士民南遷,文化重心南移,許多窯工匠人在贛江中游一帶定居后,就在水運便利又產瓷土的永和鎮重操舊業,生產陶瓷謀生。據考古發掘證實大約創燒于唐代晚期,到了兩宋達到鼎盛。景德鎮卻早在南北朝時期的陳朝(557—579)就開始創燒了,到北宋景德年間因瓷設鎮,已有較大規模。景德鎮始燒時間比吉州窯早了遠不止一百年,誰先誰后沒必要去討論。

可為什么又有“先有吉州窯,后有景德鎮”的說法呢?先要從生產技藝的交流方面去理解。企業為了發展,為了適應市場的需求,必須不斷學習借鑒先進技術,吸收成功的經驗,在此前提下創新創造,才有生命力,古今同理。吉州窯也是如此,吸收了各地的燒制技藝。從出土的大量文物中,可見與各名窯之間互相交流技藝的痕跡。比如,曲陽的定窯享有較高的地位,不少窯場紛紛模仿其生產技術。影響最廣的一項燒造方法叫復燒,就是將多件陶坯放在一個匣缽上燒。這項技術傳入江西后,吉州窯學習了復燒法,并進一步改進。河北邯鄲磁州窯彩繪瓷藝術對吉州窯產生了深遠影響,但對工藝也進行了改進,創造了釉下彩繪。福建建甌鎮的建窯,黑釉盞很有名氣。吉州窯的兔毫斑、鷓鴣斑、玳瑁斑茶盞的制作工藝,受到建窯結晶黑釉油滴、兔毫技術的影響。景德鎮也是如此,初期也以仿制其它窯口為主,以白瓷為特色,吉州窯則以黑瓷為特色。宋末元初,景德鎮因為青花瓷的產生而迅速成為全國制瓷中心。不少學者認為,景德鎮青花的產生得益于吉州窯成熟的釉下彩繪技術。著名學者蔣玄佁說:“南方系統中的彩繪瓷是吉州窯創始的,只有發明了釉下彩繪,才有青花彩繪的可能。”各名窯之間相互學習借鑒,吉州窯的工藝對景德鎮的發展產生一定影響,這是毋庸置疑的,但不是誰先誰后的關系。

其次,是工匠的流動。正像如今市場前景廣闊、經濟效益高的企業會吸引更多的人才一樣,古代的支柱產業陶瓷生產,也會使工匠流向逐步興盛的景德鎮。宋景德年間,景德鎮由于發現了高嶺土,成為官窯,元明兩代發展很快,規模更大。而吉州窯卻在元代后逐漸衰退,到了明代初年基本停燒。原因有缺少粘土資源、產品適應不了市場、稅收太重、瓷坯入窯后變成玉工匠怕得罪神靈和犯上、窯工追隨文天祥抗元遭屠殺、元軍毀窯等多種說法,不一而足。反正是工匠沒法制陶了,就到景德鎮去謀生,隨之也帶去了工藝。如《唐氏肆考》云:“景德鎮初多永和陶工。”明末學者朱琰在《陶說》中引用吉安太守吳炳《游記》里的記載:“相傳陶工作器,入窯后變玉,工懼事聞于上,封穴逃之饒,今景德鎮故多永和人。”我還聽說直至20世紀七八十年代,景德鎮陶瓷生產企業,好些中層干部和技術骨干祖籍吉安或永和鎮,不知是否真的?吉州窯的工匠去景德鎮“打工”,輸入了技術,也推進了發展,這是事實;可因此說比景德鎮“先”,就不太合理。有的文獻里也有“先吉州后饒州”的記載,“饒”就是饒州,現在的上饒市,景德鎮所在地。但這里說的不是燒造時間的先后,說的是某項工藝,要看上下文,不能斷章取義。

于是,我認為,“先有吉州窯,后有景德鎮”只是民間版本,有一定的歷史淵源,但實際上兩者之間是相互學習促進的關系,不是時間先后的問題。當然,在茶余飯后,在民間說說也無妨。如果在正式的對外接待場合,尤其是對專家學者和重要官員,還有在政府宣傳推介文本中的“官宣”,不這樣說為妥。

吉州窯有很多輝煌之處,何必去蹭世界名窯景德鎮的熱度,去“借勢”揚名呢?弄得不好還適得其反,惹人譏嘲,何必呢?還是講好自己的故事吧。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淄博| 安吉| 贵港| 衡水| 泰州| 遵义| 凉山| 佳木斯| 三亚| 广汉| 广元| 宜昌| 菏泽| 枣阳| 仁寿| 南平| 襄阳| 台山| 锡林郭勒| 莱芜| 淮南| 张家界| 岳阳| 三亚| 新乡| 平潭| 昌吉| 铜陵| 资阳| 吉林长春| 偃师| 邵阳| 天水| 鹰潭| 哈密| 昭通| 象山| 武安| 朝阳| 浙江杭州| 安岳| 滕州| 抚州| 迪庆| 三河| 海南| 寿光| 玉环| 迪庆| 慈溪| 马鞍山| 博尔塔拉| 襄阳| 中卫| 宁波| 任丘| 黔东南| 随州| 惠东| 仁寿| 梧州| 衢州| 晋城| 绥化| 攀枝花| 三亚| 安顺| 亳州| 荣成| 泰州| 安岳| 日照| 内蒙古呼和浩特| 金昌| 枣庄| 本溪| 南京| 楚雄| 泰州| 中山| 鹤岗| 项城| 湘西| 恩施| 克孜勒苏| 丹东| 锦州| 伊春| 钦州| 文山| 济源| 资阳| 南安| 定西| 临海| 吉林长春| 宁波| 基隆| 长葛| 扬中| 西藏拉萨| 陵水| 阳泉| 黑龙江哈尔滨| 石河子| 蓬莱| 义乌| 平顶山| 十堰| 甘孜| 日喀则| 金华| 天水| 肥城| 马鞍山| 庆阳| 中山| 焦作| 溧阳| 保定| 运城| 临海| 南通| 大庆| 福建福州| 临沧| 金华| 海宁| 大丰| 枣阳| 扬州| 库尔勒| 渭南| 朝阳| 益阳| 张北| 宿州| 库尔勒| 泰州| 桂林| 丽水| 东阳| 湖南长沙| 台中| 漳州| 扬中| 肥城| 铁岭| 徐州| 淮南| 克孜勒苏| 枣阳| 厦门| 如皋| 巴彦淖尔市| 诸城| 德清| 喀什| 乐平| 黑河| 台南| 海门| 吴忠| 莱芜| 慈溪| 德阳| 驻马店| 上饶| 文山| 淮北| 常州| 湖南长沙| 蓬莱| 鹰潭| 南京| 柳州| 赵县| 宁夏银川| 长兴| 玉环| 九江| 桓台| 承德| 库尔勒| 泉州| 蓬莱| 邹平| 桂林| 固原| 长葛| 辽源| 鞍山| 德宏| 乐平| 海丰| 象山| 黄南| 台中| 长兴| 大丰| 云南昆明| 通辽| 通化| 曲靖| 荣成| 萍乡| 宁德| 山东青岛| 安吉| 泉州| 迪庆| 吉林长春| 昭通| 衡阳| 宿州| 海拉尔| 运城| 垦利| 昭通| 曹县| 威海| 巴音郭楞| 东方| 连云港| 沧州| 营口| 章丘| 宜春| 儋州| 台北| 台中| 驻马店| 景德镇| 河南郑州| 漯河| 昌都| 象山| 昌吉| 无锡| 德宏| 金坛| 广西南宁| 马鞍山| 喀什| 三河| 云南昆明| 十堰| 和田| 宣城| 滁州| 枣庄| 长垣| 茂名| 运城| 温州| 信阳| 莱芜| 日土| 扬州| 日喀则| 澄迈| 固原| 儋州| 廊坊| 乐清| 菏泽| 泉州| 黄南| 绵阳| 文山| 新余| 四平| 清徐| 仁寿| 阿拉尔| 靖江| 新余| 顺德| 德宏| 莒县| 滕州| 姜堰| 台湾台湾| 宁德| 大同| 宜昌| 枣庄| 鄂尔多斯| 梅州| 湘潭| 惠州| 四平| 广安| 鹰潭| 泰州| 内江| 天水| 白城| 瑞安| 仁怀|